中国国际医疗器械博览会
中国国际医疗器械设计与制造技术展览会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中心 > 行业新闻

集采下的高值耗材:四大联盟虎视眈眈

发布时间:2017-03-03 来源: 【字号:

近日,高值耗材招标又迎来新一轮的高潮,如今多个省份已经进行了一轮或多轮的省级集中采购;

今年1月,国务院曾在医改十三五规划中,再次强调要开展高值医用耗材、检验检测试剂集中采购。国家卫计委也在今年的工作要点中,强化高值耗材在阳光采购,推广“三明模式”。

那么这个一提再提的“三明模式”到底是何方神圣?三明模式又有什么特点呢?

三明模式

三明模式,既是福建省三明市开展的医药、医疗、医保三医联动的公立医院改革。由于其降低医疗费用、提高医院业务性收入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受到了国家高层、有关部门和医药卫生界的关注及肯定,而因此被推广至全国的医改模式。

一句话解读“三明模式”:

通过联合限价采购,降低药品价格和医保次均费用,并通过医保杠杆调节,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对居民的医保补偿能力与医务人员薪酬水平——患者与医务人员成受惠主体

在“三明模式”的落地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颇具挑战性的问题:

基于市级层面、部分省级层面医药市场规模的限制,议价能力较差,导致对高值耗材、大型医用设备等价格控制能力不足。

也正是因为这个问题,在现在全国范围推广“三明模式”的同时,跨省联盟集中爆发,省级或市级政府纷纷采取联合统一的方式来扩大市场规模效应,并以此来作为议价的资本:

采购联盟

三明限价联盟(简称“三明联盟”):覆盖了福建、浙江、广东、内蒙古、云南、山西、甘肃、河南、青海、河北、贵州这11个省份的18个地级市、29个县。

西部省区医用耗材采购合作联盟(简称“西部联盟”):联盟成员包括陕西、内蒙古、四川、宁夏、青海、甘肃6省区

京津冀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平台(简称“京津冀联盟”):显而易见,该联盟是以北京、天津为中心,河北为辅助的区域联盟。

“华东医用耗材联盟”:该联盟还没有落地。但是一旦建立,以华东五省一市为基础的采购规模无疑将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目前,“三明联盟”已包括宁波市、珠海市、乌海市、玉溪市、太原市、鄂尔多斯市、庆阳市和河北省唐山市、邯郸市、沧州市、衡水市、邢台市、张家口市等18个试点城市及29个示范创建县。三明作为全国医改风向标,未来其联盟继续扩大几乎是必然的,甚至一些已在其它联盟中的省市的二级以下医院都有可能进入该联盟。

跨省联盟中,最大、最落地的无疑是京津冀耗材采购联盟,北京市场本来就又大、又重要,现在再加上天津、河北,体量已经是最大的了,即便刚刚启动,也立即成为高耗械企必争之地。

西部联盟也是高耗企业必须重视的,体外诊断试剂企业也要关注。该联盟成员包括陕西、内蒙古、四川、宁夏、青海、甘肃6省区,四川、陕西也算是较大的耗材市场,而6省加起来,市场规模不可小视。该联盟2016年刚组建,目前部分省已经开始启动集采,但还有没启动的,预计也将会在2017年启动。该联盟最大特点就是数据共享,资料共用,也包括诊断试剂的投标资料。

“东部联盟”,即华东五省一市联盟,包括上海、浙江、江苏、安徽、福建五省市。东部联盟只是在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见证下签署过协议,提到要在耗材集采上做到“协同”,但落地行动还没有出来,所以应当密切关注动向。一旦建立起来,这个体量无疑将是最大的。

在“两票制”的高压之下、随着“集中采购”的不断流行,耗材企业势必将遭到挤压。以上述四大联盟为例:现在全国已有近半数省份进入“联盟”,与以往多点开花的销售形势相比,集中采购联盟对于企业的重要性已经可以称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

数据共享:国家卫计委在今年的工作要点中提到要完成“耗材编码”工作,这为数据共享提供了基础支持。不但上述提到的联盟内部需要做到数据共享,未来各省市之间耗材数据也将成为共享资源——也就是说,联盟集中采购的同时也可以分享其它联盟或省市的采购结果,这无疑会在无形中让全国的耗材集采越来越同质化。

综上所述,采购联盟成了“三明模式”演变而来的最直接的“压榨”工具,对于所有的耗材企业、配送企业甚至体外诊断企业来说,这种“联盟”的行成已经宣告着“耗材降价”已成必然;当然,根据“三明模式”,耗材不仅“现在降”,未来也要降,那么企业在【四大联盟】的注视之下应该尽快了解各联盟的招标规则和应对策略,减少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尽量确保中标,以确保市场作为最优先级。

相关新闻: